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
2017-08-29 03:43:25  来源:网友 王牌 诺曼底 战友 扫雷舰 作战计划

在举世著名的诺曼底登陆战中,盟军统帅们苦心筹备的详尽作战计划,为日后的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可以说,没有如此详细的作战计划,反攻欧洲大陆根本无从谈起。但就在诺曼底战役展开后的两个月,通信上的细微失误却引发了惨痛的误击,一位战功显赫的王牌导致了上百名战友的伤亡!这就是鲜为人知的勒阿弗尔误击事件。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其中一艘涉及到勒阿佛尔误击事件的皇家海军扫雷舰轻骑兵号

19448月下旬,从诺曼底海滩登陆的盟军已经深入法国内陆,但是德军部队却依然固守着位于诺曼底海滩左翼的法国港口勒阿弗尔。从这里出发的德军鱼雷艇、布雷舰、微型潜艇和人操鱼雷,持续威胁着附近的盟军“桑树”人工港。这使得盟军不得不派出大量军舰,每天进行警戒和扫雷任务。其中一支在该区域内执行扫雷任务的舰队,是英国皇家海军的第一扫雷舰队,舰队旗下拥有6艘哈尔西恩级扫雷舰,分别是猎兔犬号、布里托马克号、轻骑兵号、火蜥蜴号、拾穗者号以及伊阿宋号。自从诺曼底登陆开始以来,第一扫雷舰队的扫雷舰就一直在与布设水雷的德国人做斗争,为登陆舰队提供安全保障。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在诺曼底地区提供炮火支援的厌战号战列舰,第一扫雷舰队的任务是为她扫清勒阿弗尔外海的雷区

822日,第一扫雷舰队接到了新的命令:前出扫除位于勒阿弗尔港口外的德军水雷区,确保能够有充足空间,允许2艘罗伯茨级浅水炮舰和厌战号战列舰进入该地区,这些战舰将会为向勒阿弗尔推进的盟军部队提供炮火掩护。一连四天,隶属第一扫雷舰队的6艘扫雷舰都在勒阿弗尔港外忙里忙外,与各种五花八门的德军水雷做斗争。信号员劳伦斯·菲顿回忆说:

尽管德国人想尽一切办法试图拖延我们的进度,但是事情的进展依然很顺利。在白天,我们会把所有水雷清扫一空。到了晚上,德国轰炸机会光临该区域,投下新的水雷,让我们一天的工作前功尽弃。这些德国人简直想尽了一切办法来整我们:一些德国水雷被伪装成了一个浮标,你要靠到很近的地方才会发现;有的时候海面上会出现装满炸药的遥控快艇,把你吓得心惊胆战;而最为恐怖的莫过于在夜里出击的E艇(鱼雷快艇)这些快艇在黑夜里神出鬼没,迫使我们整晚没法睡觉。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一枚被拆弹人员取出引信的德军空投水雷,这种水雷可以在夜间通过轰炸机快速布设

1944827日,第一扫雷舰队已经在勒阿弗尔港外与德军水雷区奋战了整整六天。前一天,舰队中的拾穗者号扫雷舰被德军音响水雷炸伤,不得不脱离编队,返航进行修理,而编队旗舰猎兔犬号也出现动力系统故障,被迫返航。这使得第一扫雷舰队的可用兵力,缩减到四艘扫雷舰。在临时旗舰伊阿宋号带领之下,其余3艘扫雷舰继续在勒阿弗尔港外的水域进行扫雷行动。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扫雷编队的临时旗舰伊阿宋号

正午时分,4艘扫雷舰正在勒阿弗尔外海进行扫雷作业。尽管清扫水雷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但是大多数扫雷舰的舰员们都已经跑到甲板上,安然入睡——他们必须争分夺秒地养足精神,好在夜间与神出鬼没的德军鱼雷艇对抗!布里托马克号上的水手,莱斯·威廉姆斯回忆说:“这是完美的一天,大部分布里托马克号上的水手都跑到上层甲班晒日光浴,即使是在枪炮阵位和瞭望哨上的船员,也开始放松自己,稍作休息。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台风战斗机部队的头号王牌飞行员约翰·鲍德温中校,在朝鲜战争中,他驾驶着F-86战斗机消失在米格走廊上空

在不远处的天空中,16架来自皇家空军第263、第266中队的霍克“台风”战斗/攻击机,组成了一个中等规模的空袭编队,他们今天的目标是5艘驶出勒阿弗尔港的德军鱼雷快艇。带领这支编队的飞行员,是第263中队的中队长、台风战斗机部队的头号王牌飞行员——约翰·罗伯特·鲍德温中校。在高空中,鲍德温看见了4艘军舰组成的编队,这些军舰身上涂有盟军的标准迷彩,而且也正确地回应了敌我识别信号。不过,鲍德温还是心存疑虑,他联系了该区域的空中管制员,一连四次询问是否能发动攻击。管制员则回应称,该区域并没有盟军舰艇活动,要求鲍德温发动攻击。在管制员的再三要求下,鲍德温只好服从命令。他操纵着座机带领编队中其他飞机从阳光方向俯冲,对下方的4艘军舰发动攻击。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描绘鲍德温的台风战斗机挂弹出击的电脑CG

下午130分,从阳光方向俯冲而来的鲍德温编队,用20毫米机炮横扫了整支扫雷舰队。布里托马克号上的莱斯·威廉姆斯回忆说:“瞭望哨突然大叫:‘左舷发现飞机!’,大家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向天上四处张望。由于阳光非常刺眼,我们看不到任何东西。不久之后,瞭望哨再次报告说:‘是友方飞机!’这些飞机正在朝我们的战舰俯冲,机身上的黑白识别条纹清晰可见。我当时以为他们正在拿我们当做进行俯冲攻击练习的靶子,但是没想到这些飞机上的机炮却开始朝我们喷吐火舌!我大喊一声‘趴下!’之后,便跑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船舱舱口寻找掩护。

遭到攻击之后,旗舰伊阿宋号上的厄利孔20毫米防空炮立刻朝鲍德温编队开火还击。但由于鲍德温是一名技艺高超的编队指挥官,他迅速带领着编队脱离了高射炮射程。伊阿宋号船员托马斯·杰克逊回忆说:“我在中午开始休班,于是便到甲板下吃起了午餐。突然间,甲板上响起了战斗警报,爆炸声接连不断地传来。我立刻跳了起来,赶回位于舰桥以下的信号桥楼战位。当爬上甲板的时候,我看见一艘扫雷舰的情况非常不妙,她的舰员已经开始弃船逃生。正当我赶往爬上信号桥楼的梯子时,一架喷火式战斗机朝扫雷舰开火了(事后表明,这架喷火来自当天负责护航的波兰中队),这迫使我躲在了一个储物柜的后面。”遭到台风战斗机射击的布里托马克号上,水手们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天上。他们认出了这些飞机是皇家空军的台风战斗机,然后惊恐地发现这些战斗机的机翼下正挂着威力强大的6英寸火箭弹。一旦这些火箭弹命中扫雷舰,所有人必定难逃一劫!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皇家空军的台风战斗机正在使用火箭弹对一艘德国拖船发动攻击

旗舰伊阿宋号反应过来,马上通过无线电不断拍发“我编队遭受友方飞机袭击!”的信号。这时候,鲍德温带领着攻击编队折返回来,再次发动攻击。在这次攻击中,鲍德温中校的手下纷纷发射机翼下挂载的火箭弹。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呼啸而至的火箭弹先后命中了布里托马克号和轻骑兵号扫雷舰!布里托马克号的舰桥立刻起火燃烧,受损严重的船身开始向左舷方向倾斜,而轻骑兵号的上层建筑也燃起了冲天大火。身处布里托马克号上的水兵伯特·休斯回忆说:“台风战斗机发射的火箭弹摧毁了舰桥,制造了一场可怕的混乱。扫雷舰开始原地打转,并且逐渐沉没。所有军官都在火箭弹命中舰桥的那一刻死了,最后是一名军衔不高的士兵命令我们弃舰逃生。我永远忘不了火箭弹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一名法国潜水员在2002年绘制的布里托马克号扫雷舰残骸草图,可见船身损毁严重

135分,鲍德温带领编队掉头,对扫雷舰编队发起第三次攻击。此时,坐镇旗舰伊阿宋号的舰长特雷弗·克里克中校终于醒悟过来。他向仍能机动的火蜥蜴号发出灯光信号,要求立刻抛弃扫雷具,同时进行之字航行,躲避这些杀红了眼的友军飞机。但还没等到火蜥蜴号提起航速,鲍德温带领的台风战斗机编队已经杀到了跟前。他们发射的火箭弹,命中了编队中的火蜥蜴号扫雷舰。火蜥蜴号舰长哈罗德·金少校回忆说:“我们的厄利孔机关炮在遭到袭击的那一刻便开始还击,但是4英寸主炮的炮组成员,被机枪和机炮扫射压制得死死的,舰桥也被机炮弹横扫了一番。正当负责操作扫雷具的水手联系舰桥,询问是否要紧急抛弃扫雷具的时候,台风战斗机发射的第三轮火箭弹击中了舰尾。这些火箭弹在舰尾撕开了一个30英尺宽的大口子,卡住了我们的方向舵,并且使得扫雷具储存室烧了起来。”实际上,火蜥蜴号的舰尾已经被火箭弹彻底摧毁,失去动力的扫雷舰只能在停水面上,坐以待毙!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轻骑兵号的水下残骸草图,可见起上层建筑已经被火箭弹彻底轰飞

到了137分,眼看着三艘扫雷舰先后起火爆炸,作为旗舰的伊阿宋号只好向皇家海军指挥部发去无线电信息:“三艘友舰被击中,即将沉没!3分钟后,鲍德温中校再次带领台风编队发起第四次攻击。就像之前那样,伊阿宋号继续通过信号灯发出友军识别信号,但是依然被鲍德温中校无视。耗光了火箭弹的台风战斗机,纷纷使用机炮扫射旗舰伊阿宋号,并且彻底打哑了舰上所有的防空炮。“大获全胜”之后,16架台风战斗机重整编队,喜气洋洋地朝着位于卡昂的B-3空军基地飞去。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描述大致攻击过程的示意图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描绘鲍德温的台风战斗机袭击船队的油画

当攻击编队远去之后,站在伊阿宋号舰桥上的克里克中校,看到了一幅地狱般的景象:舰尾正在熊熊燃烧的火蜥蜴号正从伊阿宋号的前方驶过,不远处的轻骑兵号舰艏已经没入水中,布里托马克号则在一边打转一边沉没。为了抢救仍然浮在水面上的火蜥蜴号,伊阿宋号再次发出紧急电报:“请火速派遣力量前来救援!”伊阿宋号舰员托马斯·杰克逊回忆说:“我们目睹了一片惨烈的景象,海面上燃起了大火,漂浮在水上的幸存船员正不断哭喊,请求救助。大家放下了小艇,不断捞起水中幸存者,直至小艇坐满为止。皇家空军的救援部队迅速开始了一场大规模搜救行动,而一艘刚刚完工的皇家海军护卫舰也赶到了现场,参与到救援工作之中。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死里逃生的火蜥蜴号,其舰尾已经被火箭弹彻底炸断

祸不单行的是,岸上的德军岸炮部队察觉到英军扫雷编队的异样,他们瞄准了仍然在海面上漂浮的三艘扫雷舰开火射击。最初,德军炮击的精度非常差,但是在修正弹着点之后,炮弹开始落在扫雷编队的四周。尽管没有击中任何扫雷舰,但是这些炮弹却杀害了不少漂浮在水面上的幸存者!轻骑兵号的幸存者,舰长约翰·纳什中校回忆说:“德国炮弹开始落下,到处都是横飞的弹片,不少人被这些弹片杀死了,眼前的一幕如同地狱。最终德国人的炮击停下了,而我则被拖上了一个救生艇,然后被另外一艘赶来救援的扫雷舰救起。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德军在勒阿弗尔海岸线建设的岸炮堡垒,这些堡垒对盟军舰船和地面部队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最终,第三艘受损的扫雷舰火蜥蜴号得到了其他前来救援的舰艇的帮助,返回了诺曼底的桑树人工港。她的船尾已经凹成了一个大洞,完全失去修复价值。在这次误击事件中,78名英国水手在台风战斗机的攻击下殒命,另外149人不同程度受伤。对于轻骑兵号的水手唐·罗杰斯来说,他的经历可谓是糟糕透顶,罗杰斯回忆说:“在桑树人工港登陆之后,包括我在内的幸存者被卡车送到了附近的海军陆战队帐篷里面。当大伙通过一个法国村庄的时候,当地村民以为我们是战败被俘的德国水手,于是对我们拳打脚踢。

事发两天之后,皇家空军连同皇家海军召开了一个军事法庭。在法庭上,伊阿宋号舰长克里克中校与发动攻击的鲍德温中校发生激烈对质。当克里克中校质问鲍德温为何在看见友军识别信号之后依然发动攻击的时候,鲍德温表示是战区空中管制员要求他发动攻击。当高层官员们整理了事件的相关细节之后,双方终于理清了事情的原委:由于不同军种之间沟通不善,第一扫雷舰队在勒阿弗尔区域活动的消息没有传递到位。这最终导致战区空中管制员将扫雷舰编队误判成德军快艇编队,并且下令发动攻击,导致悲剧发生。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为了不打击官兵的士气,英国武装部将误击事件隐瞒起来,在报纸上仅仅宣称5艘扫雷舰“在战斗中损失”,事情的真相直到半个世纪之后才公之于众

纵观整次勒阿弗尔误击事件,皇家海军和皇家空军之间的通信不畅,没有严格执行敌我识别规则,最终造成了这次严重的误击事件。这再次证明了在现代战争中,不同军种之间互相交换信息,并且在发动攻击前进行敌我识别的重要性。只有在严格执行敌我识别规则的情况下,才会避免类似的悲剧在日后再次发生。

然而,从近年来世界各热点地区的一系列误伤事件看来,西方军队还没有吸取到足够的教训……

顶级王牌误伤上百战友——西方军队的“光荣”传统令人哭笑不得20176月美国军方确认,在阿富汗南部的作战行动中,美军造成了阿富汗安全部队伤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